发采购

发布采购需求,坐等小二服务报价

  • 采购发布后
    快速收到供应商报价
  • 100%的需求
    获得了专业采购的方案
  • 所有体育器材采购服务
    一站式搞定
  • 立即发布采购需求

全部产品分类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产品动态 » 正文

人才凋敝 央视体育还能重振雄风吗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9-23  来源:互联网+体育  浏览次数:898
核心提示:随着腾讯、乐视体育为代表的新媒体的崛起,电视媒体的功能似乎正在急剧减弱,尤其是对于央视而言,在新媒体对体育赛事版权不断烧钱的局面下,央视的一家独大局面已经被瓦解。

2016年9月22日,原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总监、中国乒协副主席江和平在朋友圈正式声明:敬告各位圈友,本人自即日起卸任央视体育频道总监,改任新闻中心副主任兼外语频道总监。感谢并希望得到您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帮助。

 

而目前在中国乒协的官方网站上,乒协副主席一栏已经没有了江和平的名字。

 

阿里体育副总裁王东对互联网+体育表示:作为老同学,诚挚的祝福他一如既往的工作顺畅、出色,希望他继续地为央视大展宏图。

 

央视出走体育人才一览

 

随着腾讯、乐视体育为代表的新媒体的崛起,电视媒体的功能似乎正在急剧减弱,尤其是对于央视而言,在新媒体对体育赛事版权不断烧钱的局面下,央视的一家独大局面已经被瓦解。

 

再加上“大众创业万众创新”所激发的体育创业大潮,央视的人才流失局面已经日渐“惨烈”。下面为互联网+体育梳理的“央视出走体育人才一览”:

 

敖铭:1995年毕业加入中央电视台《足球之夜》栏目,曾在《欧洲足球集锦》、《亚洲足球集锦》、《美洲足球集锦》等节目任职解说员,1999年在新浪以及之后在搜狐担任体育频道总监,2008年创立草根足球平台加油中国体育社区,2016年加入乐视体育出任总编辑一职。

 

马国力:前中央电视台体育中心主任,2005年5月离开央视体育中心,借调BOB(北京奥林匹克转播有限公司),2008年10月开始担任盈方中国总裁,2016年4月正式出任乐视体育副董事长。

 

黄健翔:前央视体育频道著名足球解说,2001年被评为中央电视台十佳主持人,2006年离开央视,现为动吧体育合伙人,并担任多个节目的主持人、解说员,在影视圈也有涉及。

 

刘建宏:前央视体育频道著名体育解说,2003年拿到金话筒奖,2005年被评为“中央电视台十大优秀播音员主持人,”2014年8月6日离开央视,随后出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(至今)。

 

王涛:以解说实况足球游戏、配音CCTV5《天下足球》成名,2014年离开央视,现是北半球国际传媒创始人兼CEO。

 

申方剑:2003年进入CCTV5《足球之夜》栏目任实习生编辑配音,后担任多种足球赛事解说员工作,是西甲球迷心中的“第一解说员”,2015年离开央视,现是PPTV解说员。

 

段暄:前央视体育频道著名足球解说,2015年11月向中央电视台体育部提出离职申请,后加盟香蕉计划体育公司并出任CEO(至今)。

 

王东:前ESPN和央视外语频道主播、联合国新闻司发言人,2004加盟央视9套,担任节目主持和资深审稿,后因在多次体育大赛现场的出色采访表现,被誉为“中国英语现场解说第一人”。现为阿里体育副总裁。

 

分析众名嘴们纷纷离职的核心原因,央视本身体制所带来的森严等级、收入分配不够市场化、事业瓶颈与年龄压力、节目制作思维僵化等是首当其中。

 

另外,主持人自身多年积累的知名度、影响力,市场号召力等品牌价值,无法合理转化为商业收入,而离开央视后,这些资源很容易市场化地转化为个人的实际收益,新媒体也成为吸引“央视人”的好去处。

 

但是哪怕人才再流失,央视似乎可以“欣慰”的是目前诸多比赛解说仍然彰显央视的风格。随着用户行为的迁移,互联网上看体育直播已日趋普遍,尤其是在电视台直转播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用户首选新媒体点播自己喜爱的赛事已成为常态。

 

但来自用户日渐高涨的一则意见是,各家新媒体在进行比赛直播时,都沿用了央视的模式,永远2个人坐在直播台前侃侃而谈,还偶尔拿块演示板画几笔进攻路线,再加上赛前探班加上赛后采访感受。从直播解说,到花絮节目,甚至解说员的脸和词,央视的味道仍然存在。

 

央视体育如何重振雄风?

 

1、认清现实

央视体育如果想逆袭突围,必须要认清自己不再一家独大的现实。


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,长久以来一直独占着各项体育赛事的版权。根据2000年广电总局颁布的《关于加强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体育比赛在国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央视购买。

 

转折发生在2014年,国务院出台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。央视享有的独家版权仅限奥运会、亚运会、世界杯三个赛事,其一家独大的格局由此被打破。

 

在体育产业政策松绑的刺激下,互联网公司大举购买各类体育赛事版权。腾讯以5亿美元获得NBA五个赛季的网络独家直播权,PPTV以2.5亿欧元获得五年西甲联赛中国地区独家全媒体版权,乐视体育以27亿元拿下中超两个赛季的新媒体转播权。

 

同时,央视似乎也开始逐渐收紧手握的核心版权资源。拿2016年来说,今年的欧洲杯央视未向第三方分销新媒体版权,外界此前猜测此次里约奥运会或会延续这一做法。

 

 

但是,7月20传出消息称央视开始分销新媒体版权,开出报价1亿元。有分析称,此举是为了不让新媒体分流央视的广告收入,因此在央视广告招商基本完成后CNTV才开始分销新媒体转播权。

 

随后只有腾讯和阿里两大巨头表示了兴趣,央视应对新媒体压力的做法不再得到所有人买单。

 

2、找到自身特点

CCTV5的央视模式有其自身平台的特殊性。作为长期垄断奥运会、世界杯等国际最大规模赛事的电视和互联网直播权的国家级媒体,央视在用户中的口碑无与伦比。

 

同时也必须看到,CCTV5的直播内容,更多处于传统电视台的经营思维,通过高投入制作高收视的电视节目,填满频道播放的时间,用高收视率,来提高单位时间的广告收入,实现可持续经营。

 

拿奥运会收视率来说,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,央视收视份额高达52.19%;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,央视全天时段市场份额由24%上升到35%,尤其是CCTV-5收视份额为10.2%。而里约奥运会期间,CCTV-5收视份额仍能稳定在在10.4%,单天收视份额最高值达14.8%,单周份额最高值达13.0%,均创近年来新高。

 

因此,既然政策下享有的独家版权仅限奥运会、亚运会、世界杯三个赛事,如何发挥自己积淀下来的口碑,让自己的平台特殊性最大化成为突围的关键。

 

3、整合其他资源

 

CCTV5在播放赛事时,除市场因素外,同样会受到体制以及其它因素的限制,从而会“舍弃”部分赛事的直播/转播,比如NBA、足球赛事等经常为乒乓球让路,导致了一大片观众的不满。

 

而新媒体因为频道的设置,可以很好的规避掉这一点,观众甚至可以随时随地的选择自己喜爱的赛事进行观看。

 

因此,央视应该以现有资源为核心,整合其他资源,适当的加入如今火热的马拉松、网球台球等,合理分配好时间,让曾经的拥趸再次发挥对体育的热情。

 

路漫漫其修远兮,央视的突围之路还在继续,江和平走之后谁将继续带领央视体育频道更上一层楼,我们拭目以待。同时互联网+体育也独家预测,下一个要离职的,极大可能将是CCTV5的又一个重量级主持人:张斌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